透过别人认识自己,是什麼样的滋味…..

我们总是很想知道自己是什麼样的人,但却不一定对这件事情得心应手。為什麼这麼说呢?有一个例子或许说明,我们时常到咖啡厅裡坐坐,在美美的咖啡厅裡总是想要拍照一下,把照片放在自己的IG或脸书挺正常的。这一天朋友帮我侨了个位置,用心拍了一张照片,写了几段文青的话,然后放上了网路,当下我滑了滑手机,看到照片只觉得『哇!实在很丑ㄝ』,『我气色好差喔!』,『黑眼圈怎麼会那麼重啊!』,这是当时马上出现的心裡话。

但过了一天,隔天当我回头看了这段泼文,大家都直呼『哇!大美女』、『好正喔!』、『越来越有味道了』,很多的按讚,还有很多的回应,突然间我心裡出现了一段自白,原来我看起来还满不错的,我改变了我原先的想法,觉得自己的照片也可以满有自信的秀出来的,现在还会主动给别人看,我那天去的那间咖啡厅,以及我拍的美美的照片。

这是一段有趣的经验,而且时常出现在我们的内心世界之中。我们时常自己用某种方式看待自己,而且有时候是批评或负面的想法,但当突然间很多人用正向的方式回馈给我们时,或是给了我们某些讚美与鼓励时,我们不会坚持己见,认為自己的评价是正确的,反而我们会开始接受别人对自己的评价,就好像我们时常透过别人的见解来认识自己,远胜过於自己对自己所形成的评价。

如果我们问自己『自我』是什麼,也就是『我』是什麼,我们有很多对自己的描述,但别人对自己的描述某个程度也代表了『我』。即便身為成熟之人的我们,有稳定的性格,或是『自我』,我们也不免地受到外力的介入在认定自己上有些波动,而这些外力就是来自於别人的看法、评价与观点。有时候,我们在别人心中的印象可能比我们自己知觉得更正确,如果说问自己一个问题:假定这世界上有80%的人看你是个瘦子,你如果坚持己见说自己是个胖子,别人不会认同你,而你也很难百分之百地就这样认為事实就是如此。

别人眼裡的我是??

心理学中称我们如何感受别人对自己的评价,称之反思地评估(Reflected appraisal),也就是我们内心想著:别人到底如何看我的?而我又把这份看待当成怎样一回事,我是很重视别人的评价呢?还是根本不在乎;我是期待别人的看法,让我更看清自己,还是别人怎麼想我根本不在意。

不论自己是哪种人,在看待别人如何觉察自己这件事情上的差异,我们都有某种动机想要透过别人来认识自己。在很多时候,我们喜欢透过别人的眼睛来证明自己的好,这种动机称為自我增强的动机(self enhancement),因為自己觉得好不个多,要别人也觉得自己好才真实,所以我们会在这种想要强化正向的自己的动机下,开始在意自己在别人眼裡的样貌,但在这种动机之下,我们会寻求在别人眼裡自己的正向一面,但也会因过多的负面回馈导致自己忧鬱难受。

另外一种动机,称為自我证明的动机(Self-verification),这种动机之下,我们因為想要知道自己真实存在的样貌,所以在意别人如何看待自己,在这种心境之下,我们会比较能接受别人看待我的方式,可能就是自己真实的样貌,但同样的,在这种动机之下,我们也会有一种驱力,想要寻找跟自己原先一致的评价与看法,来维护自己稳固的『自我』。

不论是想要强化自己,还是证明原先自己的存在样貌,我们都可能因為别人的想法而调整看待自己的方式,也可能抗拒去因為别人的想法改变自己的态度。如果自己够真实、够真诚,或许别人看待自己的方式很少会跟自己有落差,但如果自己有时候需要掩饰一些事情,有时候需要表现出某种社会角色向的样态,那自己就会需要时常在别人的眼光与真实自己之间有所挣扎,你或许内心时常会有种感慨,『这不是我啊!我只是因為必须要这样才表现得那麼XX的』。

我们在某些状况下,更时常会透过别人认识自己

心理学家Srivastava在他的专文之中,整理了一些特定的条件,在这个时候我们会受到别人看待自己的样貌,而改变自己如何看待自己。

第一个状态是,到我们年纪过轻时。年纪的时候,我们或许还没有探索出自己各式各样的面向,以及自己在各种情境之下真实的样貌,别人的回馈特别重要,所以因為认识的基础不够,我们时常会受到别人的观感影响,而自我也随之摆动。

第二个状态是,我们时常会受到专家的观感影响,胜过於一般人。我们因為社会的关係赋予某些专业更有权威性的象徵,也因此我们会更容易受到专家的想法,而改变自己对自己的看法。

第三种状态是,有些特质就是需要别人的评价才说得準,类似美丑、胖瘦或是聪不聪明等等这种特质,当然也因為这些特质是社会赋予的,也成為我们很难调整却干扰生活的来源。

第四种状态是,当别人发现了我从来没想过的特质时,我会很买单。当别人回馈给自己,完全超出自己的想像,我们会动摇原本看待自己的方式,而进一步认為别人的讲的或许是真的。

第五种状态是,当我们寻求改变时,别人的看法或许是重点的状态。例如婚姻状态,不是自己说的算,我必须在意别人如何看待自己,我才能够改变原本变质的关係,这时候我们会透过别人看待自己的方法去重新定义自己,如果我们渴求改变,这个力道会很强。这也是各式各样的改变、与疗癒為什麼总是在别人真实的回馈下得以发生,因為只有透过别人真实的眼光,我才某个程度能知道自己需要调整什麼。不同於那些强调要活出自我,做自己的观念,真实的改变与成长或许是在与别人的观感之下获得一种共鸣与同步,问题才得以解决。

我们应该相信『别人是如何看待自己』吗?

我们时常在讨论我们需要不需要在意别人的想法,或许有时候别人的回馈很真实,我们需要听进去,但很多时候别人的看法又很伤人,似乎听进去不久是否定了自己的全部。所以我们应该要务实一点,或许寻求正向的回馈来增强自己的自信心,但当负面的回馈出现时,也需要考量自己该不该调整,如果这个调整有助於自己完成更多目标,让自己变得更好,那你不把别人对你的看法当作一回事来好好思量。但重点在於这一切都是為了让自己变得更好,更能完成自己生活的目标,让自己有更透彻的自我概念。

 

摘自:Pinsoul

参考文献:

Srivastava, S. (2012). Other people as a source of self-knowledge. In S. Vazire and T. D. Wilson (Eds.), Handbook of Self-Knowledge (pp. 90-104).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