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弃对完美父母的幻想,是我们真正成长的开始

01

在我的认知世界中,我的母亲是一个完美的人,聪明能干,善良从容,待人真诚,理解而宽容,虽然没有多少文化,但是总能看透事物的本质,把事情处理的得体而精致。

我高中开始住校,逐渐离家,与母亲在一起生活的时间越来越短。假期回家,母亲说我和哥哥越来越像客人,把我们照顾的更加无微不至,她完美的印象已牢固地印刻在我的心中。

这种完美,让我带着安心开始心无旁骛地去向远方。

直到今年女儿出生,我邀请母亲前来帮忙照顾,我们才又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在一起生活。令我意外的是,那个完美的母亲身上突然出现很多让我未想到的缺点。

没有埋怨和苛责,我有些失望。我静下心来认真地想了想,是母亲变了吗?好像没有,那就是我变了。我的变化在哪里?随着时间的迁移,我不再是母亲怀中的小男孩,而是一个已经成家并养育了孩子的男人和父亲。

当我以一个成熟男人的身份和为人父的心态,再去觉察我的失望时,我尽然笑了。完美的母亲,不过是我不想从孩子的身份中走出来的一种退行和自我保护。我需要一个完美母亲的形象,让我拥有安全感,并走向独立。

当我真正独立时,不再需要母亲的完美,而且面对母亲身上应该且必然会拥有的缺点和不足,不会再有情绪。


 02

小K是我的好友。他阳光开朗,聪明且努力,30岁就已经做到上市公司的人力资源总监,但是眉宇间总有一股无形的凝重和压力。

一天晚上,我接到小K的电话,他情绪失控并大哭道,我这么努力,付出这么多,可是为什么就得不到他们的认可呢?

自幼小K的父母对他积极严格,从未有过表扬和欣赏,一直告诫小K,你身上还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,千万不能骄傲自满。

无论小K取得什么样的成就,父母总是会给他一盆冷水。以至于小K认为自己很没用,很自卑,他成功的标准,就是得到父母的认可。

我问小K,你希望父母怎么对待你呢?小K说,我希望他们理解我,真正的关心我,能看到我的不容易,我真的很努力了。 

理解、支持、包容、体贴……,这是小K心中的完美父母。他未得到,却在一直追寻,这是另一种完美父母的影响。当我们渴望父母完美,我们就还是孩子,并未真正长大。

无论是我还是小K,心中都有一个完美的父母,只是前者的保护性更强,后者的杀伤力更大。当我们放下或者意识到父母的不完美时,也就放下了孩子的身份,意味着我们长大,或者决定开始自我成长。

 

03

L是我的来访者,她目光无神地叙述着母亲对自己的种种虐待,从躯体的殴打,到言语的辱骂,和极其夸张的控制,只要母亲来到她的家里,必须要女儿和她一起睡,直到女儿离婚。

L最终抑郁并试图自杀,后来变的狂躁和具有攻击性,多次拿刀威胁着要砍死母亲,被母亲强行送到精神病院。

L在工作上非常出色,只要离开母亲她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。直到2年前母亲被诊断为乳腺癌,手术和化疗时需要人照顾,单亲的妈妈搬来上海与L同住。

L的母亲是一位大学教师,看起来知性而优雅,如果不是她自己承认,我很难将L口中那个残暴的母亲与她联系起来。

L说母亲也是一个命苦的人,自小父母离异,也是在外婆的打骂中长大。这位母亲说,我做不到女儿想象的那种母亲,我做不到温柔善良体贴,我的苦谁来理解呢?

她没有被爱过,所以她不知道如何爱。

我对L说,其实你的要求并不高,只是希望母亲不再苛责和辱骂你,可是这样的理想你都很难获得,在这些悲伤和愤怒中,你一直很努力的照顾自己,理解自己,就好像自己在做自己的父母,获得了比同龄人多的多的独立经验,也造就了如今的你。

现如今,你的母亲也很坦诚,她可能做不到你想要的妈妈,你决定怎么办呢?

L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那就认命吧。我追问道,你的“认命吧”是什么意思呢?L说,她决定让母亲回老家居住,给她请一个保姆,自己出钱,她不再奢望母亲改变。


04

认命,是一种接纳,接纳我就有这样一个不完美,甚至虐待过自己的母亲。接纳不等于认同,不等于屈服,更不是懦弱,而是一种更高级的力量,一种与自我和解的必经之路。

如果我们不认命,还会在不停的改造那个不完美的父母,跌进完美父母的陷阱之中,像个孩子似的疲惫地奔波,奉献你的一生,终究徒劳无获。

罗杰斯说,最理想的关系是无条件的积极关注。这种理想的关系,只存在于婴儿阶段的幻想中和专业的心理治疗中。克莱因认为,当婴儿有需求时,母亲能及时的满足,婴儿会认为妈妈是好的,自己也是好的。

科胡特阐述的更加清晰,婴儿带着自我全能的幻想,渴望一位如他自己一样完美的母亲能及时回应他的需要:我是优秀的,那么你(母亲)也应该是优秀的。

这些幻想是建立自我价值的重要路劲,母亲的回应是无比的重要,如果母亲没有回应或没有能力回应,我们的幻想并不会破灭,而是会保留下来,一直渴望有一个完美的母亲。

当我们无法走出完美母亲的幻想,可能会采取破坏性的行为,来验证你的假设,和父母的冲突,对他人的苛责和抱怨,对自己的不满,甚至自残自杀,其实是那个小婴儿在渴望获得母亲的积极回应,他觉得自己不够好。

如果我们很不幸,未能在幼儿阶段获得父母的积极回应,我们的路会比较难走,但这并不是灾难性的不归路。我们可以尝试做自己的父母,利用在这条路上艰辛跋涉而获得的经验,学会回应和照顾自己。

如果我们已经长大,尝试着放弃完美父母的幻想,你会继续成长。这不是你的错,或许也不是父母的错,对于你来说,这就是命吧!

 

 

作者: 心理科陈发展博士

Comments are closed.